·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舜耕书院 » 书院风采 »  【云尘子专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云尘子专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作者:赵宗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27日  点击次数:1120

此语出自《诗经·小雅·北山》,全诗共五章,这里只引前二章:“陟彼北山,言采其杞。偕偕士子,朝夕从事。王事靡盬,忧我父母。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夫不均,我从事独贤。” 译文如下:“登上北山,采摘枸杞。健壮男子,日夜不息。王家差事,无尽无休;思我父母,令我忧愁。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内,皆是王臣。大夫失职,行事不公;以我为贤,派遣不停。” 朱子解释说:“大夫行役而作此诗,自言涉北山而采杞以食者,皆强壮之人而朝夕从事者也。盖以王事不可以不勤,是以贻我父母之忧耳。” “言土之广,臣之众,而王不均平,使我从事独劳也。不斥王而曰大夫,不言独劳而曰独贤,诗人之忠厚如此。”《毛诗序》说:“《北山》,大夫刺幽王也。役使不均,已劳于从事,而不得养其父母焉。” 注曰:“笺云:‘此言王之土地广矣,王之臣又众矣,何求而不得?何使而不行?……王不均,大夫之使而专以我有贤才之故,独使我从事于役,自苦之辞。”


由此来看,此诗是针砭周幽王政治弊端的,这就告诫执政者,要注意做事公正。治国不能没有差役,但是,国土广博,官员众多,不能偏劳几个人,鞭打快马,却使有些人只顾享受清闲。从诗中的主人公来说是幽怨之情,但对执政者来说则是借鉴。在此,“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大夫不均,我从事独贤”。


将此语作为重点而加以讨论的是《孟子·万章上》。咸丘蒙曰:“舜之不臣尧,则吾既得闻命矣。《诗》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舜既为天子矣,敢问瞽瞍之非臣如何?”(孟子)曰:“是诗也,非是之谓也,劳于王事而不得养父母也。曰:‘此莫非王事,我独贤劳也。’故说诗者,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以意逆志,是为得之。如以辞而已矣。《云汉》之诗曰:‘周余黎民,靡有孑遗。’信斯言也,是周无遗民也。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为天子父,尊之至也;以天下养,养之至也。《诗》曰:‘永言孝思,孝思惟则’,此之谓也。《书》曰:‘祗载见瞽瞍,夔夔齐栗,瞽瞍亦允若’,是为父不得而子也。”


我们先把这段话依据朱子的注解翻译一下。咸丘蒙说:“大舜不敢把帝尧当臣子相待,我已经听到您的教诲了。《诗经》中说:‘四海之内普天下,无处不归君王管;四海边境范围中,人人均是君王臣。’大舜已经做了天子之后,敢问瞽瞍不是君王之臣,是怎么回事呢?”孟子说:“这是诗歌的表达方式,不是你说的这个意思,(诗歌的意思是说)为了君王之事而操劳,所以顾不上奉养父母。前人解释作者的意思说:‘我所做的事无不是君王之事,(天下之臣无不是君王之臣),却唯独我被认为是贤德之材而承受较多的劳苦。’所以,解说 诗歌的时候,不能因为修饰性的外在形式而损害诗歌的辞藻所表达出来的思想情感,不能因为诗歌辞藻所表达出来的思想情况而伤害作者的心志。凭借自己的真心实意去逆向地体会作者的心志,这才算是合适的理解和解说方式。如果只是凭借文辞就可以的话,《云汉》诗中说过:‘周朝所余之黎民,已经无人存世间。’要是完全相信这个说法的话,那也就意味着周朝之后已经没有一个存活于世了。孝子最大的心愿,没有比使双亲得到人们的尊敬更大的;得到人们尊敬的最高情况,没有比用整个天下来奉养父母更高的了。大舜的父亲成为了天子的父亲,是被人尊敬达到了最大;用整个天下来奉养父母,是奉养父母最高的了。《诗经》中说:‘我将永久思尽孝,尽孝但须法先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尚书》中说:‘(舜)恭敬而又谨慎地接见瞽瞍,战战兢兢就好像斋戒一样诚敬,唯恐有失,瞽瞍也信任地顺从。’这就是‘父不得而子’的意思。”


在这里,咸丘蒙引此语的目的,是为了说明天子能不能把父母当作自己的臣子来对待的问题。他认为,既然《诗经》中说“莫非王臣”,那么,天子的父母当然也是天子的臣子,言外之意是,这样也就谈不到孝道了。孟子指出,咸丘蒙的说法是只顾诗中这一句文辞,而不顾全诗的志意,也就是说不顾全诗的重点在哪里;王家差事,无尽无休,但是,不应该不做,因为任何人都有为国家做事的责任和义务,主人公所怨的是天子和大夫不公正,不是因为自己辛苦而幽怨,而是因为这样使自己无法为父母尽孝而幽怨;然后,孟子引《诗经》和《尚书》中的语句说明,天子所承担的是对天下的责任,而不能仅仅是对父母的责任,但是,父母能“为天子父”、“以天下养”,又是天子对父母的孝,父母不能因为亲近子女而凌驾于天下以及天子之上。


今人误解此语,关键在于,把此语看作是“专制”思想的体现,也就是说,凭什么说天下的土地都是天子的?凭什么说天下的人民都是属于天子的?这种误解是把天子与人民看作是对立的双方了。天子不能因为父母而危及天下,一旦危及天下就会失去天下,那么,父母也就不能“为天子父”、“以天下养”,当然,也就失去了“尊之至也”、“养之至”,同时,天子也就违背了“天无私覆”的天道。我们要知道,天下不是属于天子的,但是,天子却要统辖天下,否则,便是天下分裂。当天下的某块土地不服从天子(主席、总统、皇帝)管辖的时候,当天下的某个官员(甚至百姓)不服从天子(主席、总统、皇帝)政令的时候,天下会是什么样子呢?因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不是弊端之所在,弊端的产生在于人们的误解。


(责任编辑:郭宁)

 



 
 上一篇:【云尘子专栏】文以载道
 下一篇:【云尘子专栏】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友情链接
济南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 2014 济南市南辛庄西路336号

教师常用下载
学生常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