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院撷英 » 学生专栏 »  【张雪莲专栏】断情之城【第十八章】
【张雪莲专栏】断情之城【第十八章】
作者:张雪莲  来源:汉语1005  发布时间:2014年3月24日  点击次数:583
 

古宅,幽幽地矗立在黄昏中。阳光洒落在屋顶,发出了耀眼而诡异的色彩。宅内,却依旧冷风习习,凌一蕊,明白,已经深秋了。

 

噬血王静站在楼上,凭栏观望。凌一蕊没有抬头,但却可以感知到那束眼光时刻都停留在自己的身上。 

 

上楼,看着。谁都在等另一个人第一个开口说话。

 

“说吧。”噬血王平静的道。

 

凌一蕊看着那张干净白皙的脸,梦里的一切,忽的让她感觉到了恶心。她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道貌岸然,或许用得不对,但,噬血王的这张脸足以很好的掩盖他真实的身份。

 

“梦里的一切,是真的吗?”

 

“你还以为那是梦?”

 

“那就是事实了。”

 

“是。”没有丝毫的隐瞒与遮藏,坦坦荡荡,直截了当的将事实摆在当事人的面前,这不是残忍,还是什么?

 

“你卑鄙!”凌一蕊嘶吼着。

 

“卑鄙两个字用在我的身上,太好了。”

 

“是,你就是个魔鬼!”

 

“你很清楚的记得我的身份!”

 

凌一蕊真的要暴怒了,可看到那张苍白的脸,忽然,她笑了,笑得那般的开心,那般洒脱。整座楼里回荡着的只有凌一蕊的笑声,曾经安静了许久的古宅,忽然在这笑声中活了,楼梯发出了吱呀的声响,是在回应凌一蕊的笑声吗?

 

噬血王冷着脸看着凌一蕊,眼睛里即将爆发出怒火。

 

“噬血王,你真可怜。”

 

“可怜?”

 

“是啊,可怜,”凌一蕊转身看着院内盛开的秋菊,一朵朵灿如烟火,“你的冷酷永远都不可能抹掉你的悲伤,永远都不能。”字字如冰,穿透人心。

 

下巴忽的钻心的疼痛,头被一股力气扭转了过来,凌一蕊看着满脸恼怒的噬血王,忽然,心痛了,他们是如此的想像,就连生气也是如此。

 

“凌一蕊,你会明白可怜的人,到底是谁!”

 

忽然整个身体又陷入了那双有力的臂膀之中,挣脱不点。

 

不知从哪儿升起的音乐钻进耳朵,穿透耳膜,进入到脑中,深入到心底。

 

“菊花都开了,像金色的一样。”声音是如此的轻柔。

 

那双大手又轻抚上了乌发,直至发梢,“让他们开吧,尽情地开!”

 

轻轻地将脑袋放到那宽阔却舒适的胸膛上,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惬意,“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有你的地方,就是我该待着的地方。”

 

头被那双大手整个的托起,面对着那张脸,明眸皓齿。

 

“你笑笑吧!”

 

嘴角轻弯,勾勒出了世间最美的笑容。迷人心智。

 

然后,那张脸轻轻的下沉,到达他想要的终点。

 

“你若是再碰我,你就真的走不了了!”

 

“你在这儿,我还能往哪儿走!”

 

阳光刺进了眼中,强烈的疼痛感。

 

睁开双眼,窗外已黑。房顶上那盏白炽灯发出刺眼的强光,凌一蕊嫌恶地闭上了眼睛。

 

“起床进餐了。”

 

睁开眼,血灵端着一个雪白的瓷碗向自己走来。那股诱人的气息又在挑唆着自己的神经。

 

凌一蕊猛地掀开被子,径直走向血灵,夺过那碗狠命的朝窗外扔去。玻璃在寂静的夜中划响漂亮的尖叫。院中的菊花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血灵冷眼看着凌一蕊的发狂,道:“你不喝,就等着万箭钻心吧!”

 

凌一蕊站在那破碎的窗前,风从破洞中穿进来,吹透衣衫,凉透了心。

 

“我就是死,也不会喝的。”

 

“哈哈哈,”血灵大笑,“你不会死的,你只会让别人死。”

 

凌一蕊转身看着血灵,那张雪白的脸上挂着浓重的杀气,她忽然笑了笑,道:“我就是喝,也得和噬血王一起啊,只是床上的缠绵我可不满足!”

 

血灵冷下来了脸,手慢慢地在伸出,“凌一蕊,你若是想死,那我就送你一程!”

 

凌一蕊冷笑不语。

 

脖子被紧紧地钳住了,可是,疼痛的是那双手,而不是自己那可怜的脖子。

 

血灵忽的放开了手,怨恨的看着凌一蕊,“凌一蕊,若不是王,你今天就死定了。”

 

凌一蕊看着那个逃脱不及的身影,心里微微一颤。死,对自己来说似乎也成了一件难于上青天的事了。

 

风继续往屋里灌着,夜色如魅,那里,残存着的丝毫的暖意,都散了,没了。

 

 

(责任编辑:李静怡)

 

 

 

 

 
 上一篇:【张雪莲专栏】断情之城【第十九章】
 下一篇:【张雪莲专栏】断情之城【第十七章】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友情链接
济南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 2014 济南市南辛庄西路336号

教师常用下载
学生常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