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院撷英 » 学生专栏 »  【张雪莲专栏】断情之城【第十九章】
【张雪莲专栏】断情之城【第十九章】
作者:张雪莲  来源:汉语1005  发布时间:2014年3月24日  点击次数:574
 

吕晓鹤看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何雨欣,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到底像谁啊?何老的基因里难道还隐藏着如此嗜杀的因子?是隐性遗传?

 

“图秒死了,她一个猎人前辈,竟然就这么忽然的死了,而且,还死在了凌一蕊的家里,这,不奇怪吗?”何雨欣死死的盯着木潇。

 

木潇,保持了沉默。

 

“图秒前辈早在五年之前法术就尽失,她的能力最多能抵抗得住一个噬血鬼。”吕晓鹤看了看不语的木潇,接过话来。

 

何雨欣瞪了他一眼,不理会他的解释,依旧不放过木潇,“木潇,你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雨欣,”何老哑着嗓子站起身来,紧了紧手中的拐杖,“图秒,确实是法力尽失了。她的能力已经不足以保护她自己。你,就别再耍性子了。”

“我耍性子?”何雨欣冷笑了几声,“你不觉得图秒死的太突然了吗?还有,图秒为什么会死在凌一蕊的家里?”

 

“够了!”木潇忽的大声叫道,“何雨欣,你闭嘴。你是不是特别想置小蕊于死地?你记住了,小蕊就是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你若是敢动她,别怪我不客气。”话音未落就摔门而去。留下那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各自猜疑。

 

吕晓鹤急追了出去,何老看着两人远走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抹神秘的微笑,“终究,还是年轻啊!”

 

“是啊,太年轻了,做事一点都稳妥。就知道率性而为。”坐在最前面的赵氏家族首领说道。

 

何老看了看他,没有接话,只是看着窗外安静的阳光,陷入了不可名状的沉思。

 

吕晓鹤快步追上了木潇,“木潇,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也不相信小蕊了,你是不是怀疑她?”

 

木潇甩开了步子,加了速度,吕晓鹤见状,一把拉住了他,吼道:“木潇,你个王八蛋,亏你们是一块长大的,亏得小蕊那么对你,你就这样对她,怀疑她?你听清楚了,就是全世界的人怀疑她,你也不能!”木潇甩开了他的手,冷冷道:“我怎么对她,是我的事,不用你管,还有,你对我的调查到此为止吧,以前的事,我不会去怨恨任何人,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所以,你不需要觉得亏欠我什么。”说完,转身就走。

 

吕晓鹤看着他的背影,恨得牙关痒痒,此刻的他,杀了木潇的心都有了。

 

“木潇,你听着,”吕晓鹤高声喊道,“就算我不欠你的,但是,你记住了,你欠小蕊的,你欠了她一辈子的幸福,一辈子的幸福!”

 

木潇的手越握越紧,知道指甲插进了肉里,那里的疼痛,却怎么也掩盖不过心里的伤痛。

 

“我会弄清楚的!”吕晓鹤看着那个背影,倔强的告诉自己。

 

吕晓鹤的车飞一般的开进了市里医院,守门的保安,看着那辆价值一百万的车,硬是站在了原地,没敢往前跨出一步。

 

  静谧的病房里只有病人均匀的呼吸声,吕晓鹤看着那两张熟睡的脸,呆呆的,直到小护士进来送药,才动了一下。

 

  “您都吓着我了,我在门外看了您好几分钟了,您愣是一动没动。”小护士甜甜的声音传进吕晓鹤的耳朵里,曾经觉得这是很好听的声音,可今天,吕晓鹤却不想再听半句,他的耳朵似乎习惯了一个人的忧伤而冷酷的声音。

 

吕晓鹤笑笑,道:“我爸妈,最近怎么样啊?”

 

“奥,您放心,他们最近状况挺稳定的,只不过,医生说了,不能给他们太大的刺激,否则······”

 

吕晓鹤点点头,示意小护士将要交给他,小护士把一瓶药递给了他,转身离开了。吕晓鹤看着那个娇小的身躯,深深地叹了口气,“你们,都应该活得好好的。”

 

床上的人,睁开了眼。

 

“爸妈,你们醒了。”

 

“嗯,”吕爸应道,“什么时候来的啊,我都没听到。”

 

“呵呵,”另一张床上的吕妈笑了,“你都是个老头子了,耳朵不好使了。”

 

“爸妈,该吃药了。”吕晓鹤将药分配完毕,看着那二老吃下,心才稍微定了一下。

 

吕爸坐了起来,看着吕晓鹤,“晓鹤,最近怎么瘦了这么多啊?是不是公司的事,太忙了?”

 

“没有,”吕晓鹤微微颤了一下,“就是最近天变得快,有点不适应,感冒了几场。”

 

“晓鹤啊,”吕妈也坐了起来,“自己要注意身体,你看我跟你爸,就是年轻时不注意身体的结果。”

 

吕晓鹤看着这两个笑看死亡的人,心里,像翻起了五味瓶,隐瞒,欺骗,还有,本来要做的兴师问罪,自己此刻就像一个罪人,一个只知自己痛苦的罪人。

 

“晓鹤,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吕爸问道。

 

“没,没有,爸,你想不想出去走走啊?”吕晓鹤急掩盖了过去。

 

“晓鹤,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报纸,我早就看了,你转业的事,我也知道了。晓鹤,你既然都去做了,我们就不会再阻拦你了。”吕爸看着自己的儿子,认真的说道。

 

吕晓鹤显然被惊了一下。

 

“晓鹤,别怪你爸,他安排人跟着你,看着你,是怕你出事。”吕妈道。

 

吕晓鹤点点头,“那,五年前,孟氏古宅,是怎么回事?”

 

吕爸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气息像被什么给阻断了一般,忽弱忽强。

 

“爸,爸,”吕晓鹤急拍打着他的背,心里狠狠地怪罪着自己。

 

吕爸摆摆手,“晓鹤,坐下,爸爸,告诉你一切。”

 

吕晓鹤静坐了下来,看着他。

 

“五年之前的正月十五,我们忽然接到了皇室家族的求救信号,信号是从孟氏古宅里发出的,那晚,孟氏古宅的上空漂浮着的全是血滴。那里,是一场惨绝人寰的残杀。”

 

“太过血腥的残杀,即使是人,也逃不过一死的结局。”吕妈接过了话,“那晚,孟氏古宅里的人,没有一个能逃得出来,就是木氏夫妇,也不能。”

 

沉默,病房忽然间陷入了长久的安静。

 

“我们,为什么没去?”

 

 

“这本是我和你妈妈想隐瞒一辈子的,可是,当你回国,看到你,我们就知道,这一切都已隐瞒不住了,这些天,我们也更明白了,逃避和隐瞒不是解决的办法,只有真真正正的面对,才能走出那个迷茫的命运。当年,我们要出手相救时,我们却接到了一封信,上面有着你母亲的出身和身份,那是我真正想隐瞒的东西,晓鹤,你知道你为什么与猎人有那么多的不同吗?你的温暖不是猎人身上所拥有的,那是人身上才会有的东西,而你的温暖,就来自你的母亲。”吕爸像吐出了一口憋闷在心里许久的晦气一样,深深地呼了口气。

 

吕晓鹤看着自己的母亲,是啊,自己的身上最与母亲相似的就是那份难得温暖了。吕妈轻点了点头,“晓鹤,妈妈不是猎人,而是人。”

 

吕晓鹤被自己母亲的证实之言彻底惊住了。

 

“晓鹤,妈妈不是猎人,你爸爸用他的血封住了我的人脉气息,所以,我才能在猎人氏族呆这么久而不被发现,但是,那一天,那封信,真的把我们吓呆了,我的身份若是暴露出去,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我得死,你爸爸得死,你,也得死。我们吕氏家族,可能就此没了。”

 

吕晓鹤感觉自己想掉进了一个秘密的泥潭,无论怎么挣扎都只能越陷越深。

 

“木潇,也娶了柳素素,不是,也没事吗?”

 

吕爸轻笑了一声,“因为他是皇室家族。”

 

“晓鹤,你对猎人氏族的了解还太少,你得多学习,否则,你犯了错,就麻烦了。”吕妈担心的看着他。

 

吕晓鹤点头,“所以,那晚,你们就没去。”

 

吕爸吕妈静默了。

 

吕晓鹤看着两人,不忍心再问下去,道了声别,走了。

 

医院的走廊里,忽然静了,没有一个人,走出来,吕晓鹤才发现,天,已经黑了。月,当空悬着。夜凉不能寐。未睡之人其实很多。

 

 

(责任编辑:李静怡)

 

 
 上一篇:【张雪莲专栏】断情之城【第二十章】
 下一篇:【张雪莲专栏】断情之城【第十八章】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友情链接
济南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 2014 济南市南辛庄西路336号

教师常用下载
学生常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