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才培养 » 本科生培养 » 教学管理 »  【夏秀专栏】高考作文命题指向:在思辨与想象之间
【夏秀专栏】高考作文命题指向:在思辨与想象之间
作者:夏秀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9月17日  点击次数:2598

2014年的高考作文毫无悬念地再次成为季节性的“社会议题”。从功能方面说,高考作文的存在,除衡量考生的学习效果外,就是为中学语文教育提供指向。因此,若对高考作文解读存在偏颇,极易对考生,对语文教育甚至对命题工作自身形成误导,需要全面辩证地予以分析。


                   命题限制想象力了吗?


    有评论认为,今年高考作文有些题目太虚、太直白,不利于发挥写作者的想象力。比如有评论说四川“人只有站起来才能拥有世界的题目”“太过直白,限制性太大,不容易让考生发挥想象力”,“对那些擅长想象和情感表达的考生,很不利”;也有评论认为山东“开窗看风景”的题目“太虚”,是引导学生“无病呻吟”“不用发挥想象力”。这类意见乍看合理,但细一思量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写作与想象力的关系从来就是斩不断理还乱的话题。一方面写作是写作者在文字中重构对于世界的印象与看法的活动,写作与想象力相伴相生;另一方面,如何写作才算是发挥了想象力,什么样的命题才能不限制想象力又是一个界限模糊的问题。简单地认为命题情境和题目是限制想象力的根本原因,不过是将问题表面化的做法,无助于从根本上解决在限制性情境中如何发挥想象力的问题。


    从写作过程来看,无论是话题作文还是情境性写作,高考作文给出的不过是写作的“由头”,而决定写作成功与否的关键:“由头”如何展开,结构如何组织,也就是“怎么写”全在写作者自身。对于一次具体的写作任务来说,决定能否发挥想象力的关键不是题目,而是写作者的理解判断能力以及思维能力。如果一个人的理解能力贫弱,思维模式单一,要写出想象力丰富,富有个性的文章基本是不可能的。从这一角度说,“直白”“情境限制多”不利于发挥想象力的观点实际上是对于“想象力”的误解。


    从本质上说,写作是一种非常个性化的精神活动,自由写作,发挥写作者的天赋和想象力既是题中应有之义,也是写作最理想的状态。但在操作层面上,考场作文已经没有完全自由写作的可能。无论是话题作文还是材料作文,都必须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找到合适的切入点,或摆事实讲道理,充分论证,或聚拢情感,用恰当的故事进行表达。整个考试形式本身就是对于考生理解力、想象力、思维力及快速反应能力的综合考查,这既是高考作文命题的主旨也是考查目标。


                  “强哲理性”该如何解读?


    针对高考作文的另一质疑是命题哲理性太强,不利于学生操作。综合来看这类意见主要有以下几点担忧:一是哲理性题目“可能有点虚,有些考生不知道从哪儿着手,会漫无边际地谈一些大而空的哲理”;二是哲理性题目虽好,但高三学生人生阅历尚浅,写好“并不容易”。


    客观地说,上述担忧不无道理。所谓哲理,总是关于人生关于世界的原理或智慧。经过大浪淘沙般检验的哲理,的确需要足够的人生阅历才能深切理解并进而运用到自己的人生实践中去。在学理层次上,哲思性的高考作文,具有一定难度是真,文章能在多大程度上符合哲理性命题的深度也难说。但我们以为,高考作文选择哲理性命题的本意不在“深度”而在“思辨力”。


    所谓“思辨力”就是用符合逻辑的思路和方法对问题进行辨识的能力。这一能力无论对于个人还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都至关重要。正因为意义重大,胡适才把“独立思考、客观判断、有系统的推理,和根据证据来相信某一件事的习惯”当成一个标准大学生的标识,也正是因为意义重大,中国人的弱思辨力才为人所诟病。从这一角度说,高考命题的强“哲理性”不啻为一个重视考生思辨能力的信号,为考生,更为中学语文教育指明了前行方向。


    不过,我们不支持那种认为“高考作文选择哲思性话题意在选拔或淘汰”的论调。高考具有选拔性是客观事实,但在当前中国语文教育现状下,在中国人普遍思维能力思辨能力不强的前提下,过于强调“哲思性题目”的难度,强调“思辨力”对人的区分作用,不利于在总体上提升社会思辨力这一目的的达成。思辨力本应是一个达到一定教育程度者必备的素质,虽有高低之分,但在当前中国语文教育现状以及弱思辨力的现状下,将之理解为培养人才的方向性信号更为合适,也更有益。


                 高考作文命题有偏议论性文体的倾向吗?


    与上述对于“命题限制想象力”以及“强哲理性太难”的质疑密切相关,还有一种意见也值得商榷,这就是关于高考文体的批评。有意见认为“开放性哲思话题”势必会引导高考作文走向走向“思想评论体”和“独立评论法”。我们以为,这种意见虽有一定合理性,但从“高考命题指向”这一前提来看,显然具有一定偏颇。因为如果认为高考命题有引导走向“议论性”文体的倾向,那么如何理解“微信体”进入高考以及由此引发的大量支持意见呢?


    也有人批评说,高考作文议论文打天下的局面过于单调,也影响了高考作文的多样性。这种意见就更值得商榷。从逻辑上分析,该类意见的逻辑应该是:既然命题不利于想象力发挥,又具有哲理性有难度,那么就只有议论文体最适用于高考,因此文体单一的弊病同样出在命题上。这种看问题的逻辑仍然是表面化的。试问:议论文体“一统江湖”的局面是谁造成的?至少从命题形式上看,很多命题中并无明显文体限制,“文体不限”是出现频率比较高的说法。如果着眼命题的内容,认为有些命题只能以议论文体写作的话,那么我们就必须说考生或者批评者写作思维过于单一了。举例来说,很多人认为一些“哲思性”题目更适合写议论文,实际上这不过是思维惰性的表现。因为这些题目完全可以用故事的形式呈现,用记叙,或者虚构程度再强一点写成寓言甚至小小说的形式都是可能的,况且从当前中学生的广阅读范围及天马行空的表达特点看,这不是没有可能。我们也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如果在阅卷过程中看到这样的文章,批阅者会是怎样的欣喜。


    因此,就高考作文文体的单调性来说,问题不在命题本身,而在日常写作教育误区。在功利性的教育模式下,写作理念过于陈旧,文体训练过于单一,写作训练强目的轻过程才是造成当前高考作文议论性文体独霸天下的根本原因。面对特定情境和话题,如何训练学生迅速选择适宜的文体、明确思路、完整表达,当是业内人士着重思考的问题。

 

(责任编辑:薄其一)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友情链接
济南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 2014 济南市南辛庄西路336号

教师常用下载
学生常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