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院风采 »  命运之轮辗碎的才华——浅论《天才瑞普雷》命运悲剧与性格悲剧(下)
命运之轮辗碎的才华——浅论《天才瑞普雷》命运悲剧与性格悲剧(下)
作者:张金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3月4日  点击次数:444

    二.人生中三次不由自主的命运转折
    “如果我能回到过去,如果一切能重头再来。”主人公在三次命运的转折中实际上是身不由己,而非按自己的性格选择去选择自己的人生。贯穿影片是瑞普雷的三次命运转折,我们分析在这三次转折中瑞普雷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是主动选择,抑或被动接受?以确定瑞普雷命运转折点中,造成他迷失自我的更多是命运的悲剧,还是性格上的悲剧。
    三次转折:1.富商格林利夫先生要求瑞普里到意大利劝返自己的儿子迪基;
          2.瑞普里在争执中失手杀死迪基;
          3.瑞普里被酒店经理错认为是迪基,从而陷入更深的漩涡;



    转折一:富商格林利夫先生要求瑞普里到意大利劝返迪基;
    因为一件瑞普里借来的外套,引起格林利夫先生的注意,使得格林利夫误会瑞普里是迪基的同学,在见面中富商要求瑞普里到意大利劝迪基返回美国,这次转折正好给了瑞普里有接近上层社会的机会。表面上,瑞普里似乎可以选择接受或者拒绝格林利夫先生的要求,因而瑞普里选择接受(实际上瑞普里并非一开始就毫不犹豫地接受,而处于一种被动接受的地位)似乎验证这是瑞普里追求物欲和享受的性格悲剧。然而从深层来看,首先,第一部分验证导致瑞普里不甘于底层的“上帝的推手”使得瑞普里产生接受和改变现状的愿望,这与“性格”无关而与“上帝的推手”即命运有间接的关系;其次,在这场雇佣关系中,1000美元的作用并非暗示瑞普里贪恋钱财和物欲的性格,瑞普里直白迪基以这场雇佣关系,用1000美元买了冰箱而不是自己偷偷占有这一笔钱财,证明瑞普里内心真正关心的并非财富而是感情,也论证导致瑞普里迷失自我的并非迪基的金钱的地位;最后,在这场谈话中,瑞普里作为底层与作为上层的富商格林利夫交谈本身处于不由自主的被动地位,格林利夫先生甚至不留给瑞普里认真考虑的时间,一句话就把瑞普里直接推上欧洲的游轮,被潜意识和无意识地推向与迪基的相识,这是一场由“一件借来的外套”引发的命运转折。一系列偶然因素的巧合连贯,如同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的悲剧。

  
    转折二:在争执中防卫过当杀死迪基;
    瑞普里杀死迪基是电影的一个重要转折,是电影完成由细致详尽和从容不迫的铺垫到镜头风格的动人心弦一波三折的转变,同时是瑞普里人生悲剧重要的转折点。瑞普里天真相信与迪基维系的感情,迪基对瑞普里友谊的转变为他的人生悲剧设下基调,同时暗示了两人关系的冲突。然而,这里需要再次提出三个问题:1.瑞普里对迪基的感情是否是真心?2.瑞普里是否存有取而代之的心理?3.这场争执是有预谋的发生或是偶然的事件?
首先,瑞普里对与迪基未来生活的向往,以及他忠诚地希望能够让迪基转变对自己依附别人的看法转变提出自己的蓝图,表明他对迪基的真心。瑞普里本身对高品位生活和艺术的追求似乎显示出他要对迪基的财富和社会地位取而代之的迹象,然而实际上他并非是一个迷失于物欲的人,相反瑞普里无论何时都选择站在迪基的一方,表明他的忠诚和对感情的珍视。退一步说,即使瑞普里有取而代之的想法,也绝不凌驾于他对迪基的感情之上;最后,这一场争执是两人矛盾升级的必然,但在电影镜头中,两人被安置在海中心的一叶孤舟上,客观为冲突的无限制增大作了铺垫。一方面,这样的环境既无人劝阻;另一方面,客观环境使人的情绪和孤独感升级,造成了不可遏制的冲突和无法挽回的局面。同样,这场冲突发生的必然性和时间地点的偶然性结合,瑞普里在这场冲突中是不可选择的。他打赢了失去理智的迪基,杀死了迪基赢得了在两人争执中活下去的机会,却永远无法战胜和选择命运安排的这一切。


    转折三:被酒店经理错认为经理;
    这一场错认,瑞普里将他的模仿表演才能推到了高潮;也正是酒店经理的错认,他决意取代迪基,成为花饰两面的“双重身分人”。
    在瑞普里一步一步转折陷入犯罪的迷失中,“偶然”的因素起着重要作用,而“偶然因素”正是验证命运力量的重要论据,如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王》的悲剧中主人公无论再怎么逃避最终还是因为一系列“偶然”导致“杀父娶母”的结局。电影《天才瑞普里》的情节结构,与《俄狄浦斯王》的基本构架相类似,从这一系列的“偶然”交织产生的结果中,瑞普里被动地被命运之手推入越来越深的“地下室”,而唯一的钥匙,一开始就被反锁入了地下室最深最底层的柜子。
失手杀人后,瑞普里取代迪基的念头正是被酒店经理的错认而唤起的,也正因为这一念头,瑞普里显示出他交相饰演两种身份逃避审讯和追捕的才能,也导致他为了圆谎而不得不连环杀人,最终迷失其中再也无法走出来的悲剧。
那么,瑞普里在被错认为迪基之后,他是否能选择否认作为迪基的身份而选择逃逸呢?
最重要的原因是,选择作为迪基的身份,正显示瑞普里聪明之处,以此掩人耳目,混淆视听,是瑞普里犯罪后自我保护的必然措施;相反,如果瑞普里直接逃逸,反而显示自己的重大作案嫌疑,因而,在这场误会中,瑞普里只能顺着酒店经理的误会走下去,别无选择。
    由此,这也是瑞普里在命运掌控下无力自主的悲剧,无法回头。



    三.被命运掌控的犯罪——本能自我保护反应
    何谓“被命运掌控的犯罪”?瑞普里的犯罪不是性格气质中存在的主观需要,他的犯罪心理也不以性格气质为转移,而仅仅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反应。从根本上说,瑞普里并非因为心理缺陷导致的犯罪,恰恰相反,命运牵着瑞普里的双手不断杀人,最终才导致他走不出迪基的身份阴影——实际上是他走不出每个被他杀的人的阴影,也是瑞普里犯罪后自我责备和愧疚的表现。
在电影中,瑞普里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很强,使他最终逃避了法律制裁。包括瑞普里失手杀死迪基,完全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动机。出生在底层的瑞普里,我们开场看到的并不是一个自卑和堕落的形象,恰恰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热爱生活,热爱艺术和乐观向上的青年形象,而在电影末尾,瑞普里因走不出自己的心结久久沉思,这更印证了并非瑞普里本人的心理性格缺陷造成他的杀人倾向,而正是命运的洪流卷携着瑞普里使他不由自主地陷入到为保护自我而迷失了自我的怪圈中。瑞普里实际上是在过激失手杀了迪基的那一刻躲到地下室保护自己,将原本热爱生活,热爱艺术的钥匙和对迪基的感情反锁到最深的柜子里,故而他对迪基的死自己心理内疚感不强,他在命运的安排中为他和迪基的感情寻找到了最佳的庇护所,也是他无力和无法再对彼德的感情作出回应的原因。
瑞普里的犯罪不是自我选择,而是在命运安排中不由自主作出的本能反应,进一步论证了瑞普里的悲剧不是性格的悲剧而是命运的悲剧。

     瑞普里是被命运碾碎的才子,拥有才华,却被命运安排到底层;不甘于堕落,追求高雅,追求高尚忠诚的感情,却又被上层阶级对感情嗤之以鼻的态度打破了理想,最终在命运车轮的推动下扮演着“双重自我”的身份。《天才瑞普里》不仅仅是对阶级社会和拜金主义的控诉,也延续着更多的古希腊悲剧《俄狄浦斯王》对人生命运的思考和审视。


     后记
     文章末尾笔者再探讨一下关于主人公瑞普里“迷失自我”的问题:
    “迷失自我”是电影《天才瑞普里》的核心命题,关于“迷失”的问题,从社会广义的角度看,电影暗示了资本主义大发展时代人们在物欲和享受的路途上的“迷失自我”,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促使人走向媚俗而抛弃精神上的追求,以及由此引发的现代人的孤独和忧郁等问题;从个人角度看,“迷失自我”是瑞普里在扮演被害者迪基的身份中不能自拔,而只能不断以伤害他人的手段逃避,在杀人的内心罪责中遭受痛苦和失去爱的能力。然而在生命角度的“迷失”中,并非瑞普里个人的内心选择,而是命运把他推向深渊导致他的“自我迷失”。
     “迷失自我”根据主观和客观观察者的角度,分为以下两种对“自我迷失”的评价:
     1.客观者对主体已经“迷失自我”的评价:这是他人根据对主体以往的经验评价与主体现在的行为不相符合,认为主体走向了极端产生的评价;这种评价带着客观观察者的主观性。例如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中,娜斯泰谢社交圈对她的转变认为是“她是疯了”,对她的评价是“她已经不再是娜斯泰谢”,然而这转变正是娜斯泰谢的“自我发现”,这种外在的评价实际上根据评价者的自我经验和价值观的转移而转移。
2.主观者对自我行为的反省,认为自己“迷失自我”:这种自我评价产生于主体经历迷惘和痛苦中,难以找寻解决产生痛苦的方案而进行自我心理防御机制的保护。即否定自己在过去一段历史时期的行为,从而为确立新的目标,走出痛苦打下铺垫。实际上,认识到自己“迷失自我”正是由一种“迷失”向“确立自我”的转变;
     瑞普里是否已经在扮演他人的身份中“迷失自我”?
     瑞普里出身于底层,但他并未丧失对生活和艺术的向往。影片开头对瑞普里生活的铺垫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积极乐观,热爱生活和艺术的形象,电影不可避免地过分渲染了瑞普里生活在“地下室”的黑暗和孤僻色调,以便确立电影的感情基调和前后对照,这一种电影镜头的渲染暗示观众对瑞普里的性格作负面的评价,然而我们客观来看,瑞普里的性格趋向于“积极”而非“消极”;影片开头展示了瑞普类性格和生活中的“自我”。
     如果说“迷失自我”源自于瑞普雷扮演迪基的身份那一刻,则瑞普雷在扮演迪基身份时,他应该迷失于物欲和享乐,逐渐变得与花花公子迪基的性格癖好相似,然而在拥有迪基的地位和财富后,他表现是首先以此来保护自己,然后以这种财富优势继续对艺术的追求和高雅生活的品味。迪基的好朋友霍夫曼进入瑞普雷装修的公寓,显然看见了与迪基完全不同的装饰品味和艺术品位,由此产生了巨大的怀疑。这一点确证了瑞普雷虽然在扮演迪基的身份中,然而却时刻保持着自我的价值精神追求。瑞普雷的“迷失自我”并非在“扮演他人”的过程中产生,而是在被命运不断裹挟向前走的过程中,在与命运抗争过程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力,从而对自我价值和认同的“迷失”,以此关于“迷失自我”的问题更进一步论证了瑞普雷的悲剧是“命运的悲剧”。

 
 上一篇:潜心科研 不骄不躁——访文学院2015年度国家社科基金获得者范丽敏老师
 下一篇:命运之轮辗碎的才华——浅论《天才瑞普雷》命运悲剧与性格悲剧(上)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友情链接
济南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 2014 济南市南辛庄西路336号

教师常用下载
学生常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