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院风采 » 学生风采 »  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
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
作者:刘静怡  来源:文学院  发布时间:2016年6月13日  点击次数:279

         一提起魏晋,我们脑海里想到的大多是身处于那个时代的诸多风流名士,而《世说新语》作为一本主要记录魏晋名士的逸闻轶事和玄虚清谈的著作,是研究魏晋风流极好的史料。宗白华先生正是借助了《世说新语》中的许多内容,在《论<世说新语>和晋人的美》这篇文章之中为我们展示了晋人的千古风流之美。


         初读此文,文章中呈现的晋人风流令人无比向往,仔细研读,则由衷地为晋人的人格美和艺术美所折服。晋人的人格美和艺术美之间有着微妙的关系,二者相辅相成,相生相长,共同构成了晋人的风流之美。


         晋人的人格之美为探索艺术之美引领方向。宗白华先生认为晋人的人格之美最基本的表现是对自然和个性的肯定,重视发掘和肯定自我价值。这种对人价值的发掘和肯定促成了魏晋时期风靡一时的人物品藻,而在《世说新语》中人物品藻这种风气也是自成一篇——第九篇《品藻》,且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高度。与汉末品评人物不同,魏晋时期的人物品藻更注重从美学的角度来对人格美进行品评,“以玉比德”的传统正是源于此时。而中国艺术和文学批评的名著,例如《画品》《诗品》和《文心雕龙》,也正是在人物品藻成为一种风气的环境中酝酿而生的,从品人物到品艺术,从文人的自觉到文学的自觉,正是人格之美引领了艺术之美。


         晋人的人格之美为探索艺术之美奠定基础。宗白华先生在文章中提到:“晋人艺术境界造诣的高,不仅是基于他们的意趣超越,深入玄境,尊重个性,生机活泼,更主要的是他们的‘一往情深’!”对于自然,王子敬云:“着秋冬之际,尤难为怀!”对于探求哲理,卫玠思索不得,竟至成病,这在我们看来是多么不可思议,但换个角度想,这恰恰是晋人一往情深的表现。晋人的深于情不仅表现在对自然,对探求哲理,更表现在对艺术的创作。顾恺之的画中饱含痴情一片,陶渊明的诗流露超然脱俗,这其中的美不仅在于所使用的笔法和语言,更在于其中所蕴含的真挚情感能够打动人心,所以流传千古而不朽,达到后人不可企及的高度。


         晋人的艺术之美对于追求更进一步的人格之美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晋人热爱山水,将山水之美通过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晋人欣赏山水,在山水之美中应运而生一种超脱的心境。晋人眼中的山水别具风采,在中国山水画的演进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创立了一个玉洁冰清的山水灵境,在这样的灵境之中自然会产生一个不俗的超然的心境。晋人以自然之美喻人格之美,例如“玉山”“清风朗月”和“濯濯如春月柳”等形容词,都是将高尚的人格比作清新脱俗、光鲜明洁而又晶莹发亮的自然景物,足以见得晋人对山水的钟情和对高尚人格的追求。在宗白华先生看来,书法中的行草,可谓是一片神机,一点一拂皆有情趣,从头至尾,一气呵成。而晋人那追求超脱的心灵唯有在这游行自在的行草书法中方能心有所归,情有所寄。晋人从山水美中寻觅到了超脱的心境,继而又在超脱的心境中领悟到了玄学的奥秘,得到了空前绝后的精神解放,使人格之美有了更深一层的韵味。


         除了人格美与艺术美,我还十分欣赏晋人哲学的精神和不流于世俗的道德观与礼法观。


         宗白华先生在文章中说:“我说魏晋时代人的精神是最哲学的,因为是最解放的、最自由的。”晋代高僧支道林喜爱鹤,但却本着精神自由的原则最终将养的鹤放飞,这种推己及物的宽广胸襟令人敬佩。晋人酷爱自己的精神自由,并把这种追求当做行事的准则,则其言谈举止中自然带着一种独属于晋人的自由之美。这独一无二的自由使晋人能够以一颗鲜活的心来顿悟这世界,去思考宇宙,思考生命,从而在哲学上晋人有了自己的思想,而这一份自由也增添了一分哲学的色彩。


         魏晋名士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多是超然外物,狂傲不羁,对礼法约束不屑一顾。读完本文后顿觉实则不然,魏晋名士不羁不屑的表现是源于他们不流于世俗的道德观与礼法观。世人只知他们纵酒,只知他们癫狂,却不知道这酒与狂的背后掩盖的是不愿妥协不愿低头不愿同流合污的高尚。残暴的统治者以维护伦理道德为借口而屠杀真正有道德的名士,孔融、嵇康,他们面对桎梏性灵的礼教和士大夫阶层的庸俗,展现的宁死不屈的殉道精神,是对恶势力最大的蔑视,最有力的打击,这是何其珍贵的高尚品质!正如文中写到的:“这是真性情、真血性和这虚伪的礼法社会不肯妥协的悲壮剧。”《世说新语》中记录了太多晋人重视道德与礼法的细节,宗白华先生在文章中列举了有责己精神的阮光禄,怀仁爱的赤子之心的谢安等等,而被视为最蔑视礼法的阮籍也在葬母之后“举声一号,吐血数升,顿废良久”。由此可见,晋人并非心中无道德和礼法,只是不愿接受这已变质为政权工具的陈腐礼法,不愿流于世俗。


         冯友兰先生曾说过,风流是名士的主要表现,是名士必风流,而真风流的人,必有玄心、洞见、妙赏和深情这四项。读罢本文之后更真切地感受到了晋人身上的真风流和这风流之美。


         文章的结尾,宗白华先生引用了晋代诗人左思的两句诗“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这两句诗以宏大的意象和阔达的情感将晋人放任自由的精神和不流世俗的品质诠释得淋漓尽致。


         “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晋人之美是超然的人格,是灵动的艺术,是自由的精神,是脱俗的道德礼法观,是亘古不变的千年风流!



(责任编辑:刘嘉晨)

 
 上一篇:你我同行,且行且珍惜
 下一篇:青春中国,激情创业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友情链接
济南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 2014 济南市南辛庄西路336号

教师常用下载
学生常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