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院风采 »  光怪陆离巴尔的摩(二)发现老城区
光怪陆离巴尔的摩(二)发现老城区
作者:夏秀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7日  点击次数:342

                     
         9月5日是美国的劳动节,正逢周一,全国放假。因此,开学之后的第一个周末就成了一个3天的小长假。本来我们计划租车去马里兰首府安娜珀莉丝玩,不成想陶森的三家租车点全部放假,我们又不能提前把车租好在家里放着,于是游玩计划就改成乘college bus 游巴尔的摩老城区了。


         老城区叫Mount Vernon,跟华盛顿老宅一个名字,中文一般叫“费农山庄”。城区中心就是华盛顿纪念碑。这个纪念碑是马里兰州向华盛顿表示敬意的象征。与其他纪念碑不同的是,纪念碑的底座是一个房子,类似于博物馆,只是不巧的是,我们去的时候正处于放假期间,博物馆关门了,没能进去。纪念碑前面是拉法耶特的的塑像。这个出生于法国的贵族,传奇地参加了法国大革命和美国的独立战争,被视为新旧两个世界的象征。据说在一战期间,美军参战的一个著名口号就是“拉法耶特,我们来了”。


         纪念碑的东北角是始建于1843年的费农山庄卫理会教堂(Mount Vernon Place United Methodist Church)。迎面看去,高高的尖顶直指天空,在清澈的蓝天白云下划出清晰的轮廓线。整体建筑本以大红为基调,经过岁月的洗礼,红色褪去了表层的鲜活,在阳光下反而更雍容典雅。正当我们在教堂前驻足欣赏时,门开了,一对刚刚在教堂中完成结婚仪式的新人手挽手走了出来,在午后灿烂的阳光下光彩熠熠。


         纪念碑的东南角是Peabody学院。学院始建于1857年,是当时美国第一所艺术教育中心,以音乐教育为主,水平很高。现在属于霍普金斯大学艺术学院,主要从事音乐和美术教育,是美国重要对艺术学院之一。学院整体规模不大,从外观看就是一圈大楼,结构封闭,旧像一座四合院的格局,只不过不是平房罢了。学院的大门呈厚重的黑色,站在门前就莫名其妙地产生一种庄严感。坐在对面的阳光里看着大门,很长时间里,只有三两人进出,大概因为假期的缘故吧,不过还是感觉那黑色大门内颇为神秘。我在门前站了很久,很想进去看看,但找不到人咨询是否可以进入,只好作罢。而当我在高大的黑漆大门前驻足时,门前的公园里一场婚礼正在紧张的筹备中。就在忙碌的人们之间,一个中年男子正专注地拉着大提琴,好像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


         华盛顿纪念碑东面,在Methodist教堂和Peabody学院之间有一个精致的小公园。公园不大,打眼一看跟其他公园也几乎差不多,但走进去就会发现,就在这个小巧的公园里,到处是各种雕塑。公园东西两个入口处,是对称的两尊人物雕塑,东门口处是塞文·威力斯(Severn Teackle Wallis,1816-1894)的立身塑像。塞文几乎算是个全才,是律师,政治家,还写得一手好诗和批评,尤其对于西班牙文学颇有研究,当年与爱伦坡等一起在当时的巴尔的摩甚至美国文学圈都有一定影响,对当时巴尔的摩地区对新闻业也做出了重要贡献。西出口处是Peabody学院创始人Peabody先生的坐身像。这个出生于18世纪末对Peabody先生也是巴尔的摩传奇人物之一,150多年之前在巴尔的摩投资了很多学院,现在游逛在巴尔的摩,时不时会看到各种“某某Peabody学院”的牌子,有点像中国的“某某逸夫楼”。在东西两尊雕塑之间的公园中心位置,有一个大大的喷水池。喷水池中央是一个正做着后仰动作的女舞蹈家,喷泉就从她的身体四周冒出来,像被四射的灯光包围。公园靠近华盛顿纪念馆方向的两个角落也各有一组塑像,似一对父子相互依偎,只是神情、姿态各不相同,每一组塑像都代表不同的理念,分别是force和order。


         对于一个游客来说,老城区最大的特色就是它的建筑。走在街头,随处可见颇具特色的建筑,整体结构上以两层楼房外带地下室和尖顶阁楼居多,但外形各异,有的是方形的窗子,有的则带有弧形顶。有时候转过一个街角,就可能进入一条五颜六色的街道:红、黄、白、绿、蓝、橙、紫等各种颜色的房子比肩而立,而门前台阶上要么摆满各色盆花,要么就是栏杆上爬满蔷薇。所有不知名的花都艳丽地开着,在秋日的阳光下靓丽耀眼。更为神奇的是,这些外形各异、颜色各异的房子聚集在一起,不仅不显杂乱,反而协调整体,像极了中国哲学的“和”。


         走在老城区的街头,看着历经岁月洗礼的老建筑,常常不知身在何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就顺势坐在路边,看那些历经岁月洗礼的建筑,感受它们在时光打磨中的精致、从容和沉静。雕刻繁复的装饰围栏在阳光下将倒影投射到墙上,远远看去,分辨不出哪个是真的围栏哪个是影子,浑然一体,更显典雅富丽。街上很少行人,对面门前的台阶上,一个青年男子坐在那里,看着门前的花园,那感觉是用俗了的岁月静好,又是恒久的地老天荒。


        (附记:两个月之后,又经过老城区,看到Peabody学院东面紧邻的建筑门口,有一海报,大意是内部正在进行爱伦坡收藏展,是一个爱伦坡爱好者的个人藏品展。进去后发现,这里竟然是Peabody学院的图书馆。除一层大厅外,还有五层,全部是敞开的书架,哥特式建筑风格加上满满的古老书籍,一下子把我们给镇住了。小心翼翼地穿行在各个书架之间,除了震惊和谦卑好像再不能产生其他感受。想起博尔赫斯说,如果有天堂,那么一定是图书馆的样子。在馆内转着拍照,怎么拍都觉得难以呈现出内心的感受。一个瘦高的工作人员过来说,换着角度再拍几张吧,我们要下班了。顿时感觉自己又赚了:若再晚一点,或者没有发现门口的特展海报,说不定就见不着这么富丽堂皇的图书馆了。




(责任编辑:王倩)
                                               
           

 
 上一篇:光怪陆离巴尔的摩(三):探访爱伦坡故居之一
 下一篇:光怪陆离巴尔的摩(一)迷路內港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友情链接
济南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 2014 济南市南辛庄西路336号

教师常用下载
学生常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