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院风采 »  光怪陆离巴尔的摩(五):麦克亨利堡
光怪陆离巴尔的摩(五):麦克亨利堡
作者:夏秀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7日  点击次数:232

 

         去麦克亨利堡(Fort McHenry那天,天阴沉得很,甚至让我一度以为要下雨,还带了伞。不过心里却以为,这样的天去这个地方,倒真是应景。因为,麦克亨利堡——虽然现在是一个公园,但实际上全名叫“麦克亨利堡国家纪念馆和历史圣地”(Fort McHenry National Monument and Historic Shrine)——是美国国歌诞生地,而美国国歌则诞生于一场激烈的战斗。

 
         1812年9月12日,英国海军入侵巴尔的摩,麦克亨利堡正处于沿海前线,于是整个古堡都成了战场。英军的炮弹像大雨降落在古堡的土地上,这场战斗持续了两天,最后,在9月14日的晨曦中,古堡上终于升起了星条旗。在这期间,在英国军舰上,一个美国人目睹了全部战役,也亲历了星条旗在硝烟弥漫的晨曦中升起的时刻。这个人就是美国国歌的创作者弗兰西斯·斯科特·凯(Francis Scott Key)。


         弗兰西斯·斯科特·凯当时是华盛顿的一名年轻律师,在战斗开始之前的一周,他和另外一个美国人一同到英国军舰上去解救一个朋友。但在他们的朋友被释放之后,英方认为他们已经知道了英军即将发动攻击的消息,担心消息泄露,于是弗兰西斯等人被扣押在英军战船上,目睹了麦克亨利堡战役的全过程。到9月14日,弗兰西斯终于在迷蒙的晨光中看到了徐徐升起的星条旗,激动地写下了一些句子。后来,这些诗句被谱曲广为传唱。《星条旗永不落》(The Stars-spangled Banner)就这样诞生了。当然,这首歌诞生之后并没有立即被认定为美国国歌,还有例外几首歌被作为国歌的备选。几经周折,直到1931年,才最终被确定为美国国歌。


         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麦克亨利堡一直成为大大小小战争的重要场所。1860年美国南北战争爆发之后,马里兰州虽然是北方州,却在存奴和废奴问题上出现了争议,最终被迫“站队”,巴尔的摩地区因为黑人数量多,基本支持废奴,那些被认为是持异见者,包括同情南方或者与当局意见不一致者就被关押在古堡内。据资料介绍,整个国内战争期间,大约有2000人被关押在此,其中就包括国歌创作者弗兰西斯·斯科特·凯的孙子弗兰克·凯·哈沃德(Frank Key Howard)。弗兰克当时在巴尔的摩编辑并发行一份报纸《巴尔的摩日报》。他最初不同意南方州脱离联邦,但他同时也不认为战争会把南方州拉回联邦。这一主张显然与林肯的决定背道而驰,因此,1861年9月13日,他被当地权威机构逮捕并关押在麦克亨利古堡,报纸也被关闭。


         弗兰克被关押在古堡内,每天都会在晨曦中看到星条旗升起,但他的情感却与他的爷爷大不一样。1861年9月14日,他写到:“我无法不将我的处境与他的处境相比较。47年前,他看到星条旗升起来,骄傲地呼喊,我同样看到旗子飘扬,在同一个地方,在这粗俗野蛮的地方”。在弗兰克心目中,他的爷爷为之喝采的独立现在却成了粗俗野蛮的独裁。祖孙两人的境遇和情感是如此的不同,不禁让人感到历史的戏剧性,同时也是南北战争时期星条旗意义的复杂处:在一部分人眼里,它是自由独立的象征,而在另一部分人眼里,它又象征着独裁和暴政。现在,回头看去,弗兰克的感受呈了一个象征,反映出当时马里兰人民面对废奴与存奴、脱离联邦与留在联邦问题上的艰难抉择。


         1914年9月,美国国歌诞生100周年。麦克亨利堡成为中心纪念地,举行了一场规模宏大的游行。很快,随着一战爆发,庆祝活动让位于备战。这里迅速被军队接管,建立了很多战地医院。在这里,康复的士兵可以在他们的床前看到为纪念早期战争期间牺牲的英雄的纪念碑。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被卷入二次世界大战。麦克亨利堡当时已经被开辟为国家公园,但在向公众开放的同时,这里又成为士兵训练基地。整个二战期间大约26000名士兵在这里接受过训练。


         现在,麦克亨利堡是一个三面临海的大公园。从地图上看,这片海应该是克斯匹克湾(Chesapeake Bay)的一部分,沿帕塔普斯科河(Patapsco River)向内延伸到陆地,就是麦克亨利堡所在地。这片海也是巴尔的摩海港所在地,在巴尔的摩以及整个东岸地区的经济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


         这里的海景异常漂亮。从古堡出来的人,无法不被海港美景吸引。虽然时间已经不早,我们还是沿着海边环道步行了一周。迎面遇到不少在这里跑步的人,彼此就笑着说声“hi”。草坪上有一对老年夫妇正专心画着。我们走到他们背后想看看他们的作品。他们回头,热情地跟我们交谈,问我们来自哪里,怎么到这里来,还有些歉意地说,巴尔的摩是个小城,问是否待得惯。我们回答说还好,他们好像无从辨析这个回答的真诚程度。同行的朋友解释说,在中国,我们都住在大城市,比如重庆,大约有3000万人。那对可爱的老人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说:“无法想象这么庞大的数字。”说话的过程中,我注意到,他们面朝大海,画的却是曼陀罗。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去的那天正好赶上国家公园开放日,免收门票,瞬间有点懵:在家猫了一周,一时兴起出来逛逛,却未曾想到会享受到这样的福利。想着一分钱没花就逛完了大名鼎鼎的麦克亨利堡,那感觉就像天上真的掉下了馅饼。

 

 

 

(责任编辑:王倩)

 
 上一篇:约克街7号(一):“古董”房子
 下一篇:光怪陆离巴尔的摩(四):探访爱伦坡故居之二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友情链接
济南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 2014 济南市南辛庄西路336号

教师常用下载
学生常用下载